中文版  |  ENGLISH

栏目导航 Article List

联系方式 Contact us

  • 润德集团电话:

    Customer Service Hotline

    022-28266677

  • 在线QQ咨询:

    服务时间:08:30-17:30

    46598467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资讯中心 > 钢铁动态

新闻中心 NEWS

防城港钢铁基地获批一年半 全面开工仍遥远_钢联资讯

筹备近十年,拿到国家批文也已一年半,暂时上马的只有一个冷轧项目,这显然是2012年项目获批时地方政府未能想到的景象。记者走在厂区接近完工的主干道钢铁大道上,两旁全是电线,散布少数施工房。

对广西历史上计划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,地方政府官员由欣喜转为五味杂陈。从自治区到市里,很少有官员愿意对记者谈论这个项目。广西自治区政府一位厅官对证券时报记者说:“国家对钢铁行业的战略布局是产能向沿海集中,现在钢铁产能严重过剩,但防城港项目筹划多年,项目获批前已投入数十亿元,钢铁业不景气让项目骑虎难下但须继续前行。防城港的区位优势、物流成本优势仍在。”

补汽车轮胎,也修发动机,李老板窝在木板搭成的简易修车铺等待生意。在广西防城港钢铁基地门口两年了,现在汽车修理铺月营业额还停留在三四千元。“每个月也就赚个饭钱。”这位广西人说。

没有车水马龙的景象,修车铺的生意略显清淡,旁边几间餐馆、理发店也生意一般。马路对面钢铁基地是一眼难以望尽的工地。记者走在厂区接近完工的主干道钢铁大道上,两旁全是电线,散布少数施工房,从正门去在建项目还很远。

近日,记者前往广西,探访后4万亿投资时代国家批建的超级项目之一,计划投资600多亿元的防城港钢铁基地。在钢铁行业景气由热进入寒冬的阶段,国家新建重大项目如何面对行业新形势?

找到防城港钢铁基地并不容易,从防城港市区出发,再在企沙半岛穿过两个镇,最后到达钢铁基地项目所在的企沙镇,但沿途没有钢铁基地任何标志,只有另两大项目红沙核电、金川镍铜项目的指示牌。记者在防城港市官方机构看到的规划图上,钢铁基地与金川镍铜项目相邻;金川项目已投产,对面却是大片荒地。绕到钢铁基地的正门,道路两旁才各竖一块“防城港钢铁基地”标识牌。采访时,进出的工程车辆很少,在建设的冷轧项目算给这个12平方公里的庞大基地带来生机。

这是防城港市最大的项目,也是广西最重要的项目之一,现在则是当地最低调的项目。百度搜索这个国家级项目,工程进度的信息只有两条,一是2012年5月拿到国家发改委批文两天后举行全面开工仪式,广西和武钢集团主要领导全部出席;二是时隔一年多后的2013年7月冷轧项目开工仪式,武钢集团副总经理简短讲话。即便是资讯发达的网络,也找不到项目的详细进展。

项目整体推进缓慢

“2013年前10个月完成投资7亿多元,约占项目年度投资计划62亿元的12%。”防城港市有关官员对证券时报记者透露,整个项目进度显然已不能按原先规划来估计。当地政府官员苦恼的是,2013年都过完了,广西钢铁集团也没拿出2013年项目进度安排。

广西钢铁集团是防城港钢铁基地项目的业主,前身是2005年成立的武钢柳钢(集团),武汉钢铁(集团)公司持股80%、广西国资委以柳钢全部净资产出资占20%股份。

2012年5月26日,国家发改委核准防城港精品钢铁基地项目,总投资640亿元,年产钢铁1000万吨,在武钢、广西累计压缩粗钢产能1070万吨的基础上实施。同月28日,全面开工建设,计划4年完全投产。

事实上,批文呈现的只是防城港项目一期工程。武钢集团总计划是三期工程累计投资2000亿在防城港实现3000万吨钢的新产能,“再造一个武钢”。

防城港市北部湾经济区办公室的工作之一是跟踪重大项目进展,该办向记者提供的一份材料上面写着“项目整体推进缓慢,主体工程开工少,仅冷轧项目一个”。

据悉,冷轧项目已完成水电管线敷设、原料库的基础施工,正在进行轧机线的基础施工,这个项目现在已投资1亿多元。“现在市里的目标是全力确保冷轧项目按计划开工。”防城港市北部湾办的人士说。

“上马的冷轧产品主要是汽车板,建成后将形成年产210万吨的生产能力。”武钢防城港钢铁基地人士对记者表示,中国是世界最大汽车生产国和消费国,武钢传统客户为国产汽车品牌,汽车板业务正向中高端汽车迈进;我国汽车用钢国产化率已超过90%,中高档轿车钢板则需大量进口,国内产品进口替代空间大。

不过,武钢集团控股的广西钢铁集团,与武钢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武钢股份是关联企业,武钢股份的重点产品之一亦是汽车板,可能产生同业竞争。对此,新财富最佳分析师、长江证券钢铁行业首席分析师刘元瑞说,控制好销售半径和具体客户,同业竞争可避免。“我的钢铁”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曾节胜亦指出,武钢防城港项目针对的是东南亚和华南市场,如果不做,宝钢或其它钢厂仍然会抢占其市场,再者,如果武钢集团把项目做起来,可让股份公司再收购。

在这片一马平川的工地上,冷轧项目用地只占0.7平方公里。“钢铁项目一期土地早已基本完成征地。”有关官员说,项目自2008年9月开始场地平整,形成防城港钢铁基地一期用地约12平方公里,包括填海造地。

筹备近十年,拿到国家批文也已一年半,暂时上马的只有一个冷轧项目,这显然是2012年项目获批时地方政府未能想到的景象。近期关于钢铁项目“请求自治区支持的事项”中,防城港市呈报的其中一条就是“敦促广西钢铁集团公司明确2013年项目投资目标、2014年项目建设投资计划”。还有一条是请自治区政府“协调广西钢铁公司加快防城港钢铁项目整体推进速度,开工更多主体工程及水电、能源等公辅设施”。

当前项目还有一个问题:钢铁项目铁路专线规划还未通过。防城港市正等落实铁路专线设计方案,以便安排项目用地、报国土资源部审批。

项目获批前已投数十亿

不久前,在向国家呈送的《〈广西北部湾济区发展规划〉中期评估报告》中,广西方面如是提到这个自治区头号工程:“受宏观经济形势、市场前景等因素影响,《规划》布局的重大项目……其中,防城港钢铁基地主体工程尚未全面开工”。此时,拿到国家批文、举行全面开工仪式已一年半。

对广西历史上计划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,地方政府官员由欣喜转为五味杂陈。从自治区到市里,很少有官员愿意对记者谈论这个项目。广西自治区政府一位厅官对证券时报记者说:“国家对钢铁行业的战略布局是产能向沿海集中,现在钢铁产能严重过剩,但防城港项目筹划多年,项目获批前已投入数十亿元,钢铁业不景气让项目骑虎难下但须继续前行。防城港的区位优势、物流成本优势仍在。”

武钢地处内陆,与宝钢等沿海企业相比,物流成本是一大痛处,公司进口铁矿石一般是运抵宁波北仑港,再换江轮经长江运输。武钢寄望于防城港项目来建成最具国际竞争力的现代化大型钢企。

据防城港有关方面提供给证券时报记者的信息,钢铁基地2008年至2013年10月底累计完成投资52.6亿元,占项目计划总投资640亿元的8%。据广西方面提供的信息,项目获批后,建设投资已完成17亿元。

记者从防城港市企沙工业区管委会人士处获悉,在2012年拿到批文前,征地工作就已基本完成,2011年钢铁项目就已完成厂区主干道路床工程、20万吨码头钢栈桥部分工程等,并建成武钢职工疗养中心主楼等设施。

大项目中,专用码头相对进展顺利得多。钢铁基地的铁矿石码头,就建在防城港口第六作业区正对面的企沙港区,隔海相望仅数海里。虽然是配套工程,但“防城港钢铁基地配套码头”作为当地六大项目之一单列,投资42亿元。据悉,20万吨级铁矿石专用泊位已完成九成以上总工程量。

曾节胜说,武钢集团应是放缓项目进度以度过行业低谷,现在钢企日子不好过,资金紧张,克服当前的困难、做好风险控制非常重要,行业利润超低的情况下,大量资金投入防城港项目暂难显现价值。

怕步曹妃甸后尘

无疑,当下钢铁行业仍处低谷。

上个月下旬,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张长富在一个年会上表示,2013年中国粗钢产量估计7.82亿吨,2014年可能增长2%~3%到8亿吨,巨大产能下2013年的平均钢价甚至还低于1994年,每吨钢的盈利只有4.2元;钢铁业遇到的困难,是近30年高速发展积累起来的矛盾,绝非三五年调控能够见效,依靠产能释放摊薄成本来领先对手的模式已失效。

一位钢铁业人士说,行业不景气,特别是首钢的河北曹妃甸项目数年亏损,令武钢集团不敢在防城港项目上全面投产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行业好时,武钢集团停掉部分产能、上新产能长久看是划算的,成本更低,何况后面还有2000万吨钢的产能可以扩充;现在行业不景气,花大钱上新产能可能背上难以承受的重负。

作为首钢集团搬迁的载体,曹妃甸项目2010年建成投产,设计年产能为钢铁1000多万吨,投资668亿元—不管是投资规模还是产能规模,都与武钢防城港项目相似。

当时河北省、唐山市都提出,以首钢落户为标志,曹妃甸进入了大规模开发建设的新阶段,将成为河北和唐山构筑沿海经济隆起带的强大引擎。

广西自治区和防城港市当初也是这样设想的,武钢项目被广西称为“头号工程”,被防城港市列为“天字号工程”之首。

首钢曹妃甸项目的产品,九成以上是用于汽车、造船、家电等热点领域高技术含量、高附加值的“双高产品”,但投产后连年亏损,严重拖累首钢集团盈利。当然,除行业发生变化外,首钢没能成为真正的当地企业难以获得地方支持,也是一大原因,特别是在河北这样的钢铁大省;相比之下,广西的钢铁产业简单得多。但财务压力的因素不可回避,高负债是钢企一大暗伤。

据报道,首钢曹妃甸项目相关负责人曾对媒体说,项目投资约670亿元,其中贷款450亿元,投产三年时间,光利息就向银行贡献了92亿元。

钢铁业巨大投资的折旧也是巨额,防城港项目一期投资640亿元,全面投产后按年折旧都数十亿元。曾节胜说,目前钢企现金流普遍紧张,未来三年很难改观,还可能进一步恶化,武钢集团等巨头负债压力也较大,放缓项目是好办法,吸取曹妃甸项目的教训,项目进度走一步看一步,最好像宝钢湛江钢铁项目那样把项目投资额降下来。

曙光仍看行业产能

2013年严厉的环保核查给钢铁巨头们带来行业产能控制的曙光。据悉,工信部正在部署化解钢铁产能过剩的新举措,改变过去以单一的熔炉规模为淘汰落后产能的衡量指标,今后将强化钢企节能环保等指标来代替高炉容积标准。

曾节胜说,政府有可能通过环保来消解钢铁过剩产能,对未达标企业实行信贷控制、差别电价、水价;希望这一轮新的产能调控会起作用,以往淘汰产能都是提高炉容标准,结果是促使小钢厂扩建,最终没淘汰多少产能,特别是在地方保护主义的帮助下,反而每轮调控最终都形成新一轮产能扩张。新政对注重环保的国企特别是新上的重大项目属于利好,不管是宝钢湛江还是武钢防城港项目,环保设计都达到高标准。

刘元瑞对证券时报记者说,武钢考虑防城港项目之时,钢铁业产能过剩问题不像今天一样严重,在钢铁行业正在过冬的背景下,项目整体建设进度放缓是行业正常的发展规律,防城港项目仍具备经济和战略意义:一是选址沿海,防城港项目能够转移武钢部分内陆产能至沿海,节省原料运费的同时,也能使得出口更好的辐射东南亚;二是目前两广当地钢铁资源供不应求,部分依赖北钢南运,尤其是汽车、家电产业较为发达的广东,此区域腹地仍有市场空间;另外,贴近消费地建设钢厂和配送体系,也有利于钢厂把握客户需求并节省运输费用;最后,钢铁基地建设和运营对当地经济的拉动效应显著,经济意义也不言而喻。

毕竟,防城港基地相比武钢在湖北的工厂,巴西进口铁矿石每吨物流成本要节省200元;这在每吨钢净利润只有数元的钢铁行业,对武钢、对防城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。